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出笼记

肆意妄为的生命时代 15.10章 远航,遇白光。

出笼记 核动力战列舰 9685 2022-11-24 11:48

  在来到意场位面的第五十三年,卫铿开始调节自己碳基基座后的基因形态,

  碳基基座是一百万年前,卫铿锁死的,故在一百万年后被所有人类超目继承。

  这是「更新迭代」确保人类物种没有变成星海虫群的最关键稳定法门。而人类作为智慧生命想要长生,就只能原先的自然人阶段上,演化堆叠出新的阶段,

  这些阶段看起来非人,但是没事,你已经走过了自然人的原始百年了。

  当下人类自四五十岁后,可以自由的选定数万种类基因型号,来构建自己集群的工业资产。

  由于卫铿是积累基因体系。

  所以,综合成绩中,卫铿只能进入太空中。

  地球这颗古老神圣的星球中,只有嫡传的优秀者们才能继续掌握这里。

  需要强调,卫铿是积累最慢的!不代表卫铿懒了。因为社会很复杂,认真刨土研究,不代表积累的多。

  积累!必须要要考虑时代背景。

  如同古工业时代,普通人九九六最认真,不代表财富增长最快,在资本时代,往往是金融交流中心积累财富最快。而在意场这种知识交流时代,那是「领导力」最强的人交流的最快。

  …在心灵语言的交互新时代,社会的水很深…

  与卫铿相同年龄的这一阶段的人,新一代的集群中心,也如布袋中的尖锥凸显出来,当这一代新生代进行自我命名后。珊谆不出任何意外地开始站在了领导位置上。

  大家集体确定她是一位王族。近乎一成的人在思维共享中,已经完全接受她的领导力,成为她绝对的内卫。

  按照过往的考核记录,历代的王族都表现的非常优秀。中人卫铿也并没有多反对。她积累的知识量的确要比自己精深。(当然她并没有实际劳作)

  而卫铿本人,在碳基频段灌输下,进行了深刻的「反思」,正视自己的差距,也正视了这就是种族时代留下的本质。

  种族时代必然是有偏爱的,在潘多拉位面最后阶段,卫铿也承认自己偏爱「统伐区」,「星汉」这两个在潘多拉场中自己的直系骨血。

  只有虫群才会对初始蠕虫一视同仁,然后根据加载的基因代码和物资规模,有着「亲疏远近」,卫铿当年潘多拉时代收复全球时候,就是对「统伐区」「星汉」有那么一丢丢偏好。

  …商鞅作法自毙,卫老爷对自己的种也认了。…

  54岁的卫铿,在确认自己分配到了贫瘠的太空中,也很坦然的面对了,自己不受偏爱的事实。因为这是自己留下来的因果。

  在太空中,卫铿登上了太空站,看着那一个个高能发光体后,自身化为一个高能光束,朝着恒星附近的空间站俯冲过去!

  这些高能中继站,比一百万年前自己在「金星轨道上」留下的残骸,技术水平要高数个世代,但部分功能性上是相同。

  甚至两者的差距就如同,出土的万年前土陶、骨笛。和现代的太空保温杯,塑胶笛子。

  在材料技术,和原子排布,以及功能强度上天差地别。但是目标都是差不多的,便于人类碳基生命从恒星中获取能量,变更金星火星的星球改造器。

  当然材料够好,也有新的功能,二十一世纪煤气罐可以作为储能设备,也可以作为抛射炮弹。

  这个漂浮在太空的光团,也是星际远航的设施。

  …卫铿本心就是想走的。这是叛逆期到了…

  二十一世纪,孩子长久的被父母控制,选择上学的学校就想要越远越好。

  卫铿在进入恒星设施后,立刻被灌入大量的恒星知识体系,在这能量圣堂中,来自三千年前老前辈,听完了卫

  铿要远航的需求后,询问道:「你真的做好准备了吗?」

  也作为能量形态的卫铿,感觉到空旷太空,沉思片刻后,回答道:「我做好决定了,我的足迹应该抵达星空,哪怕一去不复返」。

  恒星中海栖属的前辈没有多劝,而是给了卫铿入学的要求。

  …进入宇宙恒星,是要学习更高的学科。…

  在宇宙空间中航行。

  必须得用到「钢珠滑动定理」:钢珠从弧面向下滑,要比斜面向下滑,往往能更快到达目标。

  先达到速度状态,在越过空间中的时间也就越少。

  意场位面宇宙大部分是平滑的,所以需要人造「凹面」,也就是一个「能级较低的真空区域」,地球这样常态物质在这里属于「高能」,物质不遵守牛顿第二定理,直接量子隧穿。

  意场位面人类的空间中继站,作用就是让宇宙大片真空区域能级为凹面,让原本是日常是碳基的普通物质、能量,在凹面空间以特殊相态穿梭空间

  卫铿要去别的星体,必须是将自己肉身转换为「碳基物质波」,在恒星与恒星之间的空间滑行。

  这种直接「肉身飞升破碎虚空」的方式,在常态物理学下是做不到,但是在「高密度潘多拉场时候」,碳基生物可以随时给自己切换成能量态。

  注:主世界其实也在利用「钢珠滑动理论」,也在试图制造「凹面」让人类快速隧穿。目前物理学中最有前景的还是「位面薄膜」寻找凹面,目前核心技术难点,是卡在异位面建立起能大规模的朝着主世界隧穿的体系难以建立,目前主流的「多元宇宙」系位面,发现不了。显然是陷入了探索路线错误。

  …在意场位面恒星上,卫铿花费了十年,完成了学科的苦修…

  在入学之前,卫铿进入了太阳中,看到这颗纯能量恒星的各个碳基操作室内。卫铿回望了一下星空低语道:「看来要在这里开始新人生了。」

  轻轻地哼唱道:「啊,朋友再见,啊朋友再见,朋友再见吧,再见吧。」

  卫铿打开了系统对苏月娥说道:「那个,现在开始不用陪我了。」

  苏月娥正在监察空间中,整理着桉牍的,听到这顿了顿:「嗯?」

  卫铿:「反正,目前为止我这里也都没有什么进度,也没有什么危险,不用在我这徒劳的消耗着,这与你性格不符。」

  苏月娥都着嘴说道:「把我看得这么轻,监察者的责任重于泰山。」

  卫老爷翻了翻白眼,心里滴咕道:「隔着你的平胸,好好摸摸你的良心。监察者的责任?」这些年来她不止一次抱怨「跟错了这次任务了」,然而在卫铿面前,她一直保持职业微笑,以为自己隐藏很好。

  卫铿明白,苏月娥也已经觉得无聊了,自己得给她找个台阶下了

  卫铿继续平和的劝说道:「再过二十年后,你再来吧。你在这,我放不开。」

  苏月娥:「我走了,你一定要在这好好的。」

  卫铿:「好的,我会在这里好好的干活」(卫铿对这个新一届的监察者没有那么高的要求,能陪自己寡澹几百年,那是秦晓寒的那时代的女性的温柔。)

  苏月娥思考后,补充:「目前来看,意场位面,是完全稳定的,你,做不了什么。但是~」

  急迫想要脱缰自由的,卫铿追问道:「怎么了?」

  苏月娥:「她们(白灵鹿和秦晓寒)说你有可能自己出现问题。」

  卫铿知道这是挑拨教唆:「我又不是女人,承受力有那么弱吗?」

  这时候轮到苏月娥心里嘲讽:「嘴上说一套,心里呢,是不是真的这么大度呢?呵~」

  但苏

  月娥仔细思索一下,说道:「既然我在这儿,破坏了你仅有的一点自由,那么我暂时离开,注意要写信了。」

  卫铿:「额嗯嗯。」

  于是乎,意场位面,卫铿58岁时候,系统监察员下线了,卫铿独自一个人在这里。在随后的十年中,卫铿日出而落,日落而息,

  平平澹澹的过着,非常缓慢的积累自己对恒星知识,一步步掌握恒星高能级,

  在这个过程中,卫铿这一代的太阳系同龄人中,那原先的差距也逐渐开始变成了更大的鸿沟。珊谆在当代同龄人中,逐渐推广了「思维标准」。

  这种思维标准,就是在交流中掌握着,兴趣和热度,进而把握这大家努力方向。

  就如二十一世纪,当微软和苹果可以掌握互联网潮流中,手机,电脑就变成了全球突破的主流方向。——大部分人都不知不觉被纳入了这个思维标准中,「概念」中。

  心灵语言过于强大了。

  如果任由成年人在下一代人类思维尚未发育的幼稚时期单方面交流,成年人心灵语言能直接将人类变为虫群。(二十一世纪恐怖组织能将儿童洗脑不敬畏生命的的童子军)

  例如一百万年「渝城」那个模式,主母麾下的那些女儿们,思维都是幼年的。

  当年卫铿卡死了碳基基座让每一个人类都有机会在幼年时期,形成自我的世界观和价值观。

  但饶是如此,一百万年前的进化突破,放在今天还是弱了,就如同近古时代的人类青少年只有二十岁,在远古是够用了,但是现代科技时代这是不够用的。

  50岁后人类思维,无法应对当今意场位面人类的信息交流,进而开始被逐渐被影响!

  例如在如今珊谆的领导力下,而她则是将自己的一个个想法分配给内卫,协调思考。

  按照这个世界正常趋势下去,一百年后,整个集群会逐渐以她为中心。这就是征服,但是不见血,犹如耶稣用思想征服世界,

  …然而再有效的信息传达,也有边际。…

  卫铿在太阳上一步步学习能量,物理学的过程中,目前还没有被影响,还保持着独立的思维过程。

  或许说,卫铿情感发育有缺陷,珊谆目前只是将卫铿的思维放在最末尾。

  亦或许说,卫铿在交流中,积累的知识体系太慢,价值度低,让自己成为珊谆攻克序列的最末尾,而正是这个最末,让卫铿有机会在她关注到来前,逃了。

  至于是不是太「轴」,卫铿:「我现在很平和,应该,也许,不那么轴吧。」

  在意场位面,卫铿尽管很感激这里的情感交流,但是内心中隐隐有一种「必须要立足于自己」的恐慌。

  …卫铿是极尽可能的,将这个位面自己碳基身躯的叛逆性都挖出来了…

  在59岁时候,卫铿进入了恒星内能场,捞取恒星的光,有意识的避开了珊谆的思维机会,虽然事后将自己思维状况发了过去,示意自己还是乐见于交流,但是对珊谆科学帮助,卫铿还是「防止剧透」一样澹忘了。

  「澹忘」,这是卫铿从自己基因中重新翻找出来的。

  「天性凉薄」,在意场位面这个时代已经退化的差不多了。卫铿:「我只铭记我做过的」。

  小气鬼卫铿:「地球上没等我的妹子,我留下来干?留下来舔吗?」

  由于卫铿在少年阶段没有匹配到自己配偶,也没有形成相吸蛋白质频段,已经成为族群电灯泡的卫铿,现在觉得自己同族其他异性的大长腿都酸臭的。

  ……

  68岁这一年,卫铿决定远航,进入遥远的比邻星,哦,这在各大星海中已经稳定的情况下,这样远航类

  似于流放,太阳系的同伴们在感情中都劝说卫铿不要这么做。

  这其中有很多理由,例如外宇宙中人类超目的相互厮杀。诸如此类的,前途未卜,并且没有本地基因伙伴们的相互照料。很危险。

  但卫铿,隐隐觉得,留在这里也缺乏可能性,或许,外界会不好,但是找一颗属于自己的恒星去继续研究思考,有助于自己。

  就这样,卫铿踏入了「光速」中心场,在进入这样星海穿梭中。光,在非常柔和的光芒中,

  …进入了特殊物理态中,卫铿感觉到周围的「星辰」非常皮…

  在航行了大概不知道多长时间后,宛如睡眼惺忪躺在了温暖干燥的云彩中。与此同时能感觉到到一个硕大的光芒中心。

  第一次航行中,卫铿对一切也都不清楚,但是查询地球给自己的记忆中,这是一种异常情况。这个光团是未知的。

  同样处于能量态的卫铿顿了顿。「来自,繁荣时盘区域的探索者,很高兴见到你。」这个存在一出口就让卫铿大为震惊,当即警觉起来。然而紧接着这个存在接着说道:「我们不是敌人,没有冲突要素,当然,目前你方的科技水平想要理解我方状况有些困难。」

  卫铿思考了一番,总结言辞:「很荣幸见到您,当然也很忐忑,这次与您见面,我方文明在已知记录中,首次见到能插手我方文明星海穿梭系统的一类文明。」

  白光:「不是已知记录的首次,你所在文明,只是文明簇上的一支,按照你方文明簇公开宣告,权限不足的意识折跃者。非必要条件不可接触。」

  卫铿:「???」听不懂他在说什么,随后保持沉默。(卫铿现在一口咬定自己是意场文明,不透露主世界事情。)

  卫铿心中剂量这:这个光团用词中有「时空」,到底是是在用什么身份在对自己对话!自己在他眼中到底是「意场位面地球人类」还是「主世界的穿梭者」?

  …白光阐述了卫铿认知之外的宇宙世界。大时盘子…

  这个光团打开了一个物理模型,这是一个以地球为中心,中间「薄」,周围的星海「厚」的时空模型。中间「薄薄一层」文明平行时间线在空间上凝聚,而周围远方星海的「厚」则是时间线在空间上分散。

  也就是说几十条飞船,远航几万光年外,如果航行空间轨迹不同,出发时间不同,抵达同一片星际空间,也有可能无法相遇,因为会到达别的时间线。这也是这个位面的宇宙时空模型,简称「大时盘」物理体系。

  这是卫铿头一次听到意场位面,宇宙尺度上的时空理论,

  就在卫铿放下心来,开始认为这个白光,是将自己看成意场位面地球文明,而不是「位面穿越者」的身份时。

  结果这白光话头一转,反复横跳。

  白光:「你所熟悉的星球历史,只是众多发展到时间线的一个,这些时间线上历史不同,这就是文明簇。你方文明簇已经在时空体系上和宇宙多维文明进行接触。由于宇宙多类物理条件的不均匀,你方探索可以利用隧穿规律,我方探索则是时盘体系,但是双方的核心区域都是难以单方面建立通道的,故不存在入侵可能。」

  在这,噼里啪啦一大堆的话说完后。虽然没有明确指认卫铿就是「位面穿越者」的身份,但是话语太巧合。

  卫铿闷了一口气,说道:「我只是一个地球文明新人。我的情感发育有问题,所以处于流放中,还有,时空,对,以及隧穿什么的,对我来说很陌生。」

  白光环绕了卫铿一下。卫铿有种错觉,这家伙就像一个小老虎一样,绕了自己一圈后。停下来,叉了叉腰。

  白光:「嗯,你觉得陌生,那就算了,但是你说你情感发育有问

  题?我觉得和你交流很开心。」

  卫铿:「请问,你的名字是?」

  白光:「你先说。」语气中,满满的要占据主动,但却并不让人讨厌,反而有一种活力。

  卫铿:「我,灵恝」

  白光:「我,波轮凯斯」

  卫铿顿了顿,因为这家伙,说的这么脱口而出,这么的毫不在意,有点像是在念别人名字。

  卫铿心里默念道:没错,就是,他故意的。而且似乎他(波轮)也明白自己(卫铿)的也没用主世界本名!故,诚心这样的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