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将军,夫人喊你种田了

正文卷 579 心跳加快(三更)

  西晋皇女与小郡主被软禁在各自的院子里,不得踏出房门一步,也就不能带卫廷与苏小小去小郡王那边。

  卫廷从西晋皇女那边出来后,去小郡主的院子将苏小小接了出来。

  二人来到一处假山后。

  “如何?”苏小小问。

  卫廷拿出一张西晋皇女画的图纸,指着上面的一处小点道:“这是我们现在的位置,小郡王的院子在这边。”

  他又指向了另一处小点。

  “这么远?”苏小小略惊,两处小点几乎横跨了一座府邸。

  卫廷道:“小郡王要养病,就选了较为清净的院落。他的院子四周,皆有重兵把守。”

  苏小小微微蹙眉:“等等,为什么一个病人的院子要派重兵把守?府外有重兵可以理解,为了防止西晋皇女逃出去,可是为何连小郡王的院子也被严加看管了起来?他都病成这样了,打开大门他也走不出去吧。”

  卫廷凝眸:“这也是我感到疑惑的地方,西晋皇女与小郡主的院子外都没有太密集的兵力。”

  苏小小若有所思:“我心里有种不详的预感。”

  卫廷点点头:“事情怕是不简单……有人来了!”

  他一把将苏小小拽到身后,用宽大的身躯挡住她。

  苏小小看着毫不犹豫挡在自己身前的男人,心头微微触动了一下。

  别管这家伙嘴皮子如何不饶人,一旦遇到危险,他是真上。

  她摸了摸自己的心口。

  明明不是头一次了,怎么心跳有些快?

  她不合时宜地想到了在客栈里的亲吻,他的唇冰凉而柔软——

  “好吃。”

  “什么?”卫廷问她。

  苏小小闭上嘴,摇头,没什么。

  该死的,还想亲他。

  “是我!”

  莫邪小声说。

  来人是莫邪,莫邪以为卫廷在叫他。

  听到莫邪的声音,二人自假山后走了出来。

  苏小小从小郡主口中得知,莫邪与府上的其余高手全被关起来了,但见到他出现,苏小小也并不感到意外。

  事态紧急,三人跳过寒暄这一步。

  莫邪将一套衣裳递给苏小小:“小郡王的院子被严加看守,不到万不得已,最好不要硬闯,这次来的太医里有两位是殿下的人,其中一人已在我院子藏着,这是他的衣裳和令牌,劳烦秦苏打扮成他的样子去为小郡王医治,里头的郑太医会全力配合你。”

  西晋皇女考虑得很周到。

  虽然也可以悄悄潜入,但有那么多太医寸步不离地守在床前,还是很难接近小郡王。

  苏小小道:“你带我去见那个太医,我照着他的样子易容一下。”

  ……

  两刻钟后,打扮成太医的苏小小拎着一个食盒来到小郡王的庭院。

  重甲兵不仅围了前后门,就连四周的院墙都没放过,这是一只苍蝇也不许自由出入啊。

  门口的重甲兵检查了苏小小的令牌与食盒,见食盒里头只有一碗汤药,将苏小小放了进去。

  苏小小易容术还可以,声音就不行了,能不说话她尽量不说。

  她按照莫邪的描述找到了小郡王的屋子。

  门虚掩着,小郡王的床被四开的山水屏风挡住了,她看不见小郡王的情况,屋内有两个太医,一个在捣药,一个在书写医案,其余的太医在走廊尽头的另一间屋里,商讨着如何医治小郡王的病情。

  苏小小直接进了小郡王的屋。

  “梁太医,你来了。”

  一个年过五旬的太医放下书写了一半的医案朝她走来。

  苏小小将食盒递给他,顺便在把柄上用指尖点了两下。

  他也回点了两下。

  暗号对上了。

  是郑太医。

  郑太医轻咳一声,回头对另一名太医道:“张太医,你忙了大半夜了,去歇会儿吧,这里有我和梁太医就好。”

  张太医想了想,说道:“行,我去看看他们怎么说的,药材你们帮我捣一下。”

  “诶!”郑太医应下。

  送走了张太医,郑太医忙在门口张望了一番,确定没人盯梢,他忙拉过苏小小的手腕来到屏风边上,指了指床上的患者道:

  “这就是小郡王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苏小。

  郑太医吓了一大跳,赶忙撒开手:“你你你……你是姑娘?”

  殿下竟然派了个姑娘过来?

  他看看苏小小的手腕,又看看自己的手,“刚刚……对不住!失礼了!”

  “无妨。”苏小小不甚在意地说完,自怀中取出一个口罩戴上。

  郑太医头一回见如此奇怪的遮脸布,张大嘴愣了下。

  苏小小来到床前,挑开帳幔挂起来。

  小郡王比小郡主大两岁不到,今年十三,常年病弱的缘故,让他看上去与小郡主差不多大,他的五官十分精致,可惜的是瘦脱了相。

  苏小小戴上手套,给他把了脉,探了额温。

  此外,在他的脸颊与手臂发现了大大小小的斑丘疹。

  “是天花。”

  苏小小给出了诊断。

  郑太医适才一言不发,就是想看看她的医术如何,没想到她三两下就说出了天花,能被殿下找来的大夫果然是有俩把刷子的。

  只可惜天花是绝症,能诊断出来也没用,根本治不好的。

  天花的确是个棘手的病,它传染性极强,致死率极高,最重要的是它没有靶向药。

  前世之所以能彻底消灭天花病毒也不是靠治疗,而是靠预防。

  苏小小明白为何小郡王的院子会被重兵看管了,这是在防止天花传出去。

  天花在潜伏期是没有任何症状的,之后患者开始出现高热、寒战、头痛、背痛等身体多处疼痛,此为侵入期,再之后身体会出现斑丘疹,这意味着进入了状态期。

  “这种斑丘疹出现多久了?”苏小小问。

  郑太医道:“据值守的太医说,昨日发现的。”

  苏小小思忖道:“这么说今天是第二天。”

  到第三天斑丘疹会迅速溃烂变成水泡,第七天发展为脓包。

  这几日是最危险的,扛过去了就能活,但绝大多数患者都扛不过去。

  “先把体温降下来,试试抗病毒治疗。”

  苏小小对郑太医道:“劳烦郑太医在外面守着,别让任何人进来,我要给他用药了。”

  “是、是用虎狼之药吗?”

  郑太医觉得一定是这样,不然不会把他支开,“你别冲动啊……若是出了事,我得和你一起背锅的!”

  这两天失眠,刚刚去补了个觉,三更奉上,双倍月票开始了,大家的月票可以投啦!

  (本章完)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